妮妮牵着大角鹿

BL盾铁盾 基本all铁/福华福/锤基/EC/瑟莱/亚梅/GGAD/POI肖根夕阳红 爬各种墙各种通吃
BG寡队/寡铁 基本all寡 还有大杀器盾佩/哈赫/丑哈/杰伊/虫温
RPS桃糖/潮缺/鲨美/普李/李托/双妮
混迹港圈和欧美基/姬圈|•ω•`)
Hi 我是鹿

【SPARRBETH/杰伊】Compass.

ONE.
TWO.
THREE.
FOUR.
FIVE.
SIX.

Elizabeth望着那个人。

她想了很多年的人现在就站在她面前。

留着和当年一样的胡子,下巴上的胡子绑成的两条小辫子还是那么滑稽,长过肩的头发一缕一缕还是那么缠绕着,看上去很久没洗过了。

他脸上令人安心的微笑一如当年。

“Jack,你得把这艘船还回去。”

潇洒的、伟大的、多情的Captain Jack Sparrow被这句话吓得愣了一下,Elizabeth把自己也吓着了——她没想到自己这么久没见Jack,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样的。

“噢……我说亲爱的,老朋友这么多年没见,我们……不说点别的吗?比如,聊一聊你为什么会在这,或者聊聊你心爱的小铁匠?”Jack捻着唇上那撇小胡子,咧嘴冲她笑笑,露出唇角下掩藏着的两颗微尖的金色牙齿。

Elizabeth往前走了一步,似乎要跟他解释情况,但是脚下却忽然一软,向一旁跌去。

Jack眼疾手快,上前两步正好扶住了Elizabeth的手臂。

Elizabeth慌乱的站稳脚,然后抽出胳膊往后退了两步,Jack立刻绅士的道歉:“噢,这真是……真是抱歉,Ms.Turner。你没事吧?”

“我没事,”Elizabeth不敢看Jack的脸,“就是刚才在船底舱待久了。”

Jack两眉一皱,随意坐在了旁边的一个木桶上:“我还以为你是来追自己的船来了,你在船底舱干什么?”

“这怎么会是我的船,”Elizabeth拍拍身上残留的灰尘,“这艘船是Angelica的,我猜……你应该认识她吧?”

她边说边抬头注意着Jack的表情,Jack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果然轻扯了一下左嘴角,露出难堪的神色,看起来他们之间的确有什么不好的回忆。

Elizabeth在桌子上坐下:“你们之间发生过什么?”

Jack转了下他深色的迷人眼珠,抚摸着手指上漂亮的银色雕镂戒指,他并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:“我就说怎么会有这些东西呢……我是说,除了你的帽子,其他很多东西都不像你会有的玩意儿。”

Elizabeth侧着头,睫毛轻颤,她心里很紧张:“所以你知道我在?”

“当然,”Jack顺手拿过放在吊床上的那顶帽子,“当年你走的时候不是带走了它吗,放不下海盗生活的大小姐?”

那顶帽子已经很旧了,Elizabeth把帽子找出来的时候帽子都蒙尘了,可是Jack竟然还记得它,这让Elizabeth有些惊讶。

Jack用嵌着棕黑痕迹的指甲抚摸着那顶帽子陈旧的帽檐,看上去似乎在回忆过去的什么事,然后他微笑着说:“Ms.Turner,你记得吧,我说过你会继续你的海盗生涯。”

Elizabeth咬紧下唇,沉默了半天她也说不出她离开了Will的事,然后她还是把话题绕回去了:“你还没说,你和Angelica之间有什么事,不能告诉我?”

Jack眯起眼睛摸着上唇的小胡子,看上去像一只假装慵懒的猫咪,边梳理着柔软的皮毛边警惕的盯着猎物,他笑道:“Dear,万一你现在是Angelica的人了怎么办,你说我是不是该小心点?我猜你现在说不定就是在帮她套话呢。”

Elizabeth气得涨红了脸,她瞪了Jack一眼,不满的开口:“Jack,你看到了,我只是搭她的船,你连我都不相信?”

Jack双手平摊向下压,表示让Elizabeth消消气,然后很不合时宜的又插了一句嘴:“Oh love,我能怎么办啊?某位小姐当年可是想害死我呢。”

Elizabeth皱着脸,瞪着Jack,做出了她那副标志性的表情:“Jack!”

Jack撇了一下嘴,笑起来:“好了,好了Elizabeth,我现在知道你确实只是搭船了。”

Elizabeth摇摇头:“好了Jack,你和Angelica的事情我不问了。但是我得跟你说,这是她的船,你得还回去。”

“Angelica的老爹把我的船封印了,我拿她一条船而已,不是挺合理的?”Jack挠挠胳膊,满脸无辜的望着Elizabeth。

“Jack……please,你知道我不想她认为是我盗走她的船。而且,你们有什么关系,你真的觉得我看不出来?”

Jack Sparrow真的不喜欢女人这样。

他喜欢龟岛妓馆里那些浓妆艳抹的,把脸抹得粉白,眼圈涂得闪亮的女人,那些女人穿着看上去华贵艳丽的厚重蕾丝长裙,实际上有些丝绸裙子的内缀已经撕裂成褴褛。

她们风流粗俗,躺在粗鲁野蛮的海盗们的怀里,说话放荡,让男人们充满情欲。

她们廉价又美味,可以随便就听信Jack的花言巧语,然后让他抱个满怀给船员们炫耀。

她们脑子里没那么多事情,只要想着怎么去捞男人衣兜里的钱,想着怎么维持生计就可以了。

可是Elizabeth不一样,Elizabeth是Jack认识的女人中最不同的那个,所以Jack对她很有兴趣,但同时也对她避而远之。

Elizabeth太聪明,Jack认为她不适合自己,况且她又是Will的妻子,她会对她的青梅竹马死心塌地,对自己这种狡猾的海盗,她也报以她的小聪明。

“Okay,现在我就可以去让Mr.Gibbs改变航向,但是你要帮我一个忙。”粗糙的手揽住Elizabeth的肩,旋即又撤走,整个人也起身从她周身绕了一圈走向了门口。

Elizabeth感受到了他手掌略微的力度和温度,她急切地问他:“要我干什么?去问她如何释放你的船?”

Jack回身,腰上挂着的两串链撞出响声,手指在空气里空点一下:“哈,Lizzie,你还是那么聪明。”

Elizabeth两步抢到他跟前:“那我跟你一起去找Gibbs。”

“Oh dear,”Jack摁住Elizabeth的肩膀,“不必了,你就在这里休息吧,在船底舱那么久,肯定很累了。”

Elizabeth看着他,似乎想从他诚恳的眼神里找出一点狡黠的意思,但是她没法抗拒Jack温和的语气。

她走向她的床,Jack站在门口点头:“Yep,好好睡吧,明早你醒来我们就还在那个港口了,好梦Elizabeth。”

Elizabeth昏昏沉沉的点头,看着Jack对自己微笑了一下,然后开门退了出去。

她居然就这样听了Jack的话,可是她也不想再出去找他了,她总觉得他们之间多了些隔阂,大概因为自己始终推托说自己和他不是一路人,因此Jack也在小心维护她。

她没有办法,难道要她说自己就是想念他,就是想和他一起做海盗吗?她不到迫不得已不可能告诉Jack自己的真实想法的。

Elizabeth躺在吊床上,她很快就睡着了,一夜无梦,睡得很踏实。

只是在她还迷迷糊糊想着明天要怎么跟Angelica解释事情的经过时,似乎有人开了门来看她。

那个人把灯捻灭了,然后在门口停了一会儿,之后就轻轻关门离开了。

Elizabeth感觉那个人是Jack。

早晨醒来的时候,她手捂着头,迷迷糊糊坐起来,感觉自己有点头晕。

Elizabeth晃晃头,看到吊床下趴着她昨天领回来的狗,狗看到她醒了,立刻站起来摇摇尾巴。

“乖孩子,你饿了吧?我去给你找点吃的……也不知道Jack他们到了没有……”Elizabeth边自言自语边下了床往外走。

她刚走到门边,门就开了。

Angelica站在门口。

“Angelica?”Elizabeth吓得往后退了一步。

“怎么,一天没见就不认识我了啊,”Angelica笑着看她,“我们在岛上住了一天,刚回来,我看你在这睡着就出去站了一会儿,顺便监督他们搬货。对了,我进来的时候这只狗还冲我叫了一声呢。”

Elizabeth语无伦次:“这是我昨天带回来的狗。不是,你……你没见到……不不,你回来的时候我就在睡觉?”

Angelica皱着眉向她微笑:“嘿,你怎么了,做什么梦了?”

“我……我在做梦吗?哦,估计是,”Elizabeth一拍脑袋,“我就说我怎么这么迷糊,哈。你们回来了,那我们下面去哪里?”

“去离这里最近的那个岛屿,这个岛上有人说在那见过Jack Sparrow,我们继续过去碰碰运气。”Angelica走到自己的床边整理了一下床铺。

Elizabeth顺着她的方向回头,猛然发现自己的帽子还放在吊床上,只是……上面挂了一串獠牙状的小挂饰串起来的挂件。

Elizabeth踱过去一把捞过那个挂件,藏进了兜里。

这时候她确定了,Jack昨天确实出现过,可是他把她送回来之后,清扫完他们在船只上留下的痕迹,就又溜之大吉了。

Elizabeth苦恼的攥着兜里那串挂件,她在想,她又要到哪里去找那只扰人的麻雀呢。

TBC.

【Tony x Mortdecai/RDJ x JD】【双妮组】They’ll tell me that you’re mine.
👆请戳👆
链接打不开的话指路B站av号13070875
占tag致歉!!!
为我双妮打尻!!
冷到让我想哭 所以动手瞎瘠薄剪了一个拉郎
Tony Stark x Charlie Mortdecai
噫噫 技术和剧情渣到又让自己想哭(´;ω;`)
主要是看贵族大盗的时候各种傻笑
虽然电影评价不太好……
但是普砸抢走了妮妮的两对CP真是让我想笑
尤其炮总 在贵族大盗里简直超他妈逗了
和老贾一毛一样 超贴心超可爱(⁎⁍̴̛ᴗ⁍̴̛⁎)
剧情……因为就是瞎瘠薄剪的 有大佬帮我想个剧情吗(´-ω-`)

【MCU|漫威复联群像混剪】【燃向】Light Em Up.
👆请戳qwq 打不开的话指路av号12951996
占tag致歉!!
BGM:Fall Out Boy - My Songs Know What You Did In The Dark
微盾铁锤基向 CP洁癖勿入!(´;ω;`)

【POI|肖根】愿为她跌进红尘.

图都是自截的,抱图请随意(⁎⁍̴̛ᴗ⁍̴̛⁎)
点不开上面超链接的话指路B站12850787
请不要给阿婆主我寄刀片蟹蟹合作(´;ω;`)

Miss璐小姐:

托尼对蛇队最后的话:
史蒂夫,我很抱歉。我知道这不是真正的你,但我还是想告诉你,多年前我们内战,站在你的遗体旁时,我才知道这场战争我一无所获,
我说,这并不值得。
当你回来后,我告诉自己绝不会重蹈覆辙,可我还是一错再错。这次我本可以像你一样带给他们希望、信念,但我还是搞砸了。我终究不能变成你,只能效仿罢了。我心中仍缺少了某种精神,这或许就是我们交战的原因,因为我嫉妒你。
我只想让你知道…我多么想挽救你,
因为我想成为你在我心目中的样子——我的英雄。
队长,抱歉我一直都在让你失望。

请戳👇
【洛丽塔|一树梨花压海棠】Off To The Races.
指路av号12723988
Lolita《洛丽塔》/《一树梨花压海棠》
电影剪辑

【POI|群像】Yesterday Once More.


B站av号12650769
涉及肖根 RF 以疤
其实并不是全员群像
因为下的片源少了
所以大部分只有这三对(´;ω;`)
向豆豆卡姐熊总还有RF的两位官配夫人致歉
同时占tag致歉

这里是一张自截(⁎⁍̴̛ᴗ⁍̴̛⁎)
前面调了颜色
是B站剪辑那个封面 请自取

【POI|肖根】谢谢你 来过我故事里.

占tag致歉

投到B站自己剪的一个肖根

av号12620858

BGM:怀瑾握鱼兮 - 她

*已获得授权

【SPARRBETH/杰伊】Compass.

ONE.
TWO.
THREE.
FOUR.
FIVE.

那天天空是蓝绿色的,像是货船上原石料切割下来后呈现的宝石切面,隐约透着微光,散发着迷人魅力。

Elizabeth躺在甲板上望着天,太阳光的炙烤也不能阻挡她继续等在船上的想法。

Angelica下船前问她为什么不一起下去,她可以和他们一起在码头捞点好货回来,也可以去酒馆喝点上好的酒——只要她肯花钱的话。

Elizabeth告诉她自己有些事要好好想一想,但其实她只是不想和他们一起去镇上,因为她觉得跟他们在一起,自己就真的会变成那种在别人眼里只会烧杀抢掠的海盗了。

她希望的是,即使做海盗,也要跟着Jack和他的船员一起。

港口熙来攘往的人群中,除了人类的汗酸味还有鱼虾贝类的海腥味,各种难闻的气味灌入人们的鼻腔,但也早已无法刺激到他们的嗅觉,因为他们早就习惯了这些味道。

虽然Elizabeth说了不想下船,但是毕竟她只是不想跟他们一起,如果是她自己一个人的话,她还是想去码头走走的。

于是她跑下船,决定就在附近这块地方转转。

在人群密集的码头卸货区,Elizabeth看见一只长毛遮眼的脏兮兮的狗,它侧着身子小心躲避着人类坚硬的靴子,在地上寻找可以吃的东西。

Elizabeth笑了,她一路跟着它,离它很近的时候,她顺手从别人的货箱里顺了一条鱼下来丢过去引它来吃。

狗马上过来了,嘴里咬着鱼露出了牙齿,它狠劲咀嚼着,一定是很饿,Elizabeth还以为它不会喜欢吃这东西。

Elizabeth继续扫了一条鱼到地上,狗很快就跟着她走了——于是她想养这只狗了。

狗看上去灰扑扑的,身上的毛很长,一缕一缕拧成了结,扭到一块去板结了起来,眼睛也看不见,踩在地上的四脚更是黑得不成样子,估计很久没有洗过澡了。

“你真可怜,一直就没有主人?”Elizabeth边走边回头对它说话,但她也知道自己其实是在自言自语。

Elizabeth顺带嘲笑自己,说着不当海盗,顺人家货物倒是不带紧张一下的,不过她也知道这鱼是供给城里那些达官显贵人家吃的,她向来了解这些人的腐败,知道他们比海盗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他们中有些人甚至比不上海盗。

她带它往Angelica的船那边走,走近了,她就直直引着它到了海里。

狗是很亲人的动物,对它好一点,它就会对人摇尾,忠诚的一直跟着人走。

Elizabeth突然很难过,自己现在这个处境,没有亲人、没有爱人、没有自己想要的自由,好像活得也挺狼狈,这只小狗都还有自己给它喂吃的呢。

她边胡思乱想着边给狗拿海水洗了洗身上的毛,洗的稍微干净了点,狗跑到沙滩上甩了甩水,又跑回来围着Elizabeth转圈,就又把Elizabeth逗乐了。

Elizabeth带着狗跑到Angelica的船上,又找了点吃的喂它,然后带着它进了船舱里躲避烈日暴晒。

连日来的航海让她也很累了,他们一直没有找到Jack,所以航船在海上时也继续履行着海盗船的职务,仍然在打劫商船或者时不时偷袭船队里落单的海舰。

Elizabeth既然搭了别人的船,自己也知道不能就干坐着当乘客,她平时也会帮着做事,努力融入着Angelica带领的这支队伍。

但是Angelica总是很照顾她,挂了吊床让她睡在船长室里,平时也不怎么让她去干活,虽然Elizabeth表示自己能做很多事,毕竟自己也在海盗船上待过,但是Angelica还是很少叫她帮忙。

Elizabeth现在躺在船员的吊床上,她知道他们不会那么快回来,他们是看到酒就走不动路的,于是她安心的躺在吊床上小憩,狗安静的趴在船舱地板上,也准备休息。

Elizabeth就这么睡着了,梦里她还在海上颠簸着,手里甩着Jack那只美丽沉重的罗盘,看着它上面经年累月留下的痕迹。

她一个人在Black Pearl上,她发现她在海上独自漂荡着,船上一个人都没有,往外看去是一望无际的荒凉海洋。

她眯着眼睛仔细看,又感觉似乎这里是她当时害Jack去的那个地方。

她紧张的向四周望着,觉得这地方很熟悉,但是又怎么也想不起来这是哪里,而且船又似乎在航行着,黑色船帆被风吹的猎猎作响,她却感受不到风的存在。

“Mr.Gibbs!这边!”

Elizabeth听到模糊的声音,微弱但似乎又近在耳边。

她握着罗盘向身后望去,却又觉得声音是从上方传来的,于是又抬头向上看,可是那里除了被阳光刺透的黑帆之外什么也没有。

上方突然又传来脚步声,是那种属于粗鲁不细心的海盗的杂乱的脚步声。

之后Elizabeth听到了一声犬吠。

她彻底醒了。

是他们回来了吗?Elizabeth奇怪着,摸摸凑过来边叫边摇尾的狗,两脚刚沾到地,就听到头顶上又传来脚步声,还有人在说话。

她有些奇怪,不知道为什么,直觉告诉她这些人并不是Angelica的船员。

Elizabeth全身都僵硬了,她紧张起来,俯下身,手向着放到地上的佩刀和短枪摸过去。

她猜这是另一伙海盗来劫船了,Angelica走的时候在离码头很远的地方下的锚,船有天然峭壁掩护着,港口则在临海峭壁的另一面,一般不会有人到这里来。

Angelica他们是去找补给的,所以乔装打扮一下就走了,他们顺道肯定也会去酒馆和妓院走一趟,说不定半夜才会回来,这个时候还太早了,Elizabeth想了想就确定了这伙人肯定不是他们。

怎么办?Elizabeth脑子飞快的转着,她还没遇到过这种情况,和Jack在一起的时候,是没有人敢来劫Black Pearl的,况且Angelica这艘船造的很像Black Pearl,她又打着Jack的名号,一般的海盗是不会不知好歹来劫船的。

难道是有一伙海盗完全不知情吗,所以才敢来劫这艘打着Black Pearl名号的船?

她下了吊床,慢慢向底部用于堆放货物的船底舱退去,她本来想去关押俘虏或叛变船员的牢房那里把自己锁起来,但是想想这样也太蠢了,她宁愿跟他们搏斗厮杀死掉也不愿意把自己锁起来当成待宰羔羊。

船底舱过于潮湿阴暗,只会堆放一些不容易受潮腐烂的东西,她想侥幸的话说不定这伙人不会来检查这里,毕竟船底舱布满灰尘浮絮,永远不见阳光,肮脏黑暗,不知道会有些什么奇怪的生物长在这里,谁都不会喜欢来这里。

狗很通人性,也不叫,紧紧跟在她脚边,她掀开舱门往下爬的时候狗有点害怕,她伸手使劲招呼,狗才战战兢兢的往下爬。

她轻轻盖紧舱门,然后摸黑继续往船底舱深处走,她不敢点灯,也来不及点灯。

她摸到一处被油布盖着的桶状物,她掀开油布,把跟在脚边的狗推进去,然后挪出一个桶,自己也钻了进去。

Elizabeth听见狗在旁边的呼吸声,她感觉到狗很害怕,于是她把狗抱在怀里摸摸它的脑袋,轻声跟它说:“没事,不会有事的,别怕。等他们开船了,晚上的时候我们就逃出去,我知道怎么逃走,值夜的人不会太多的,我们能混过去。”

kElizabeth心里也没底,她说这些,不过是要安抚狗,也好自我安慰一下。

幸运的是,那些大意的海盗果然没有来船底舱这里检查,Elizabeth感觉没多久船就起锚扬帆开动了,因为船体开始发出响声,她感觉得到船身在轻微摇晃了,海水击船的声音也渐渐变响了。

Elizabeth在船底舱不知道坐了多久,这里虽然阴凉潮湿,但是空气污浊不堪,她盘腿坐着,只感觉自己腿部和腰部都已经僵硬了,鼻腔里也满是腐烂木头和海腥味,还有藤壶之类的东西的味道,嘴里也发苦发涩,简直苦不堪言。

这里湿乎乎的,浓稠的污浊空气带着怪异的臭味,让Elizabeth难以忍受,但她又不得不在这一直坐着。

她不禁想起Jack和Black Pearl一起被Davy Jones的那个“小宠物”Kraken一起卷进深海的场景,这个场景也常常作为噩梦的一部分出现在她梦中,她现在尽力安慰着自己,告诉自己想想Jack当时忍受了什么,而自己忍耐的这些根本不算什么。

而且她想,这也算是自己陷害Jack后该遭受到的惩罚。

Elizabeth感觉自己都快昏迷了,而且估计到了晚上,困意也袭来,但她知道自己不能睡着,她摸出身上布兜里的干肉,撕着给狗吃了一块,自己也吃了一块。

就在她准备站起来活动一下四肢,然后带狗溜出去的时候,舱门突然响了。

Elizabeth觉得那沉重的声音简直像是地狱的大门被拉开的声音,她一把将狗抱在怀里,几乎不敢喘气。

她听见沉重的脚步在她附近响起,微弱的灯光透过油布底端照进来,Elizabeth赶紧缩了缩脚,但是那人似乎并不专心,他只是草草转了一圈就又往梯子那里走了。

就在Elizabeth松了一口气的时候,她突然听见那人向上面人说话的声音:“嘿,Ragetti,把灯拿着!我说了这里什么也没有!God……怎么总是让我来检查这种鬼地方……”

那熟悉的、沙哑又响亮的声音让Elizabeth一把掀开了油布。

“Wait!”Elizabeth大声喊着,狗也窜到她身边叫了起来。

那人吓了一大跳,险些从梯子上摔下来,灯被他剧烈晃动了一下,Elizabeth眼疾手快的帮他托了一把。

“Pintel!是我!”Elizabeth把灯举到自己面前晃了晃。

“Miss.Swann?Oh no,God……Ms.Turner?!”

在上一层的Ragetti也听到了声响,他探头往下看了看,也惊讶的叫道:“Oh God!”

他们俩一起搭手,七手八脚把手脚麻木的Elizabeth拉了上去,狗也窜了出来,Ragetti跑出去了,似乎是去报信了。

“Jack在这船上?”Elizabeth边跟Pintel往外走着边问他。

Pintel咧着满口黄牙的嘴,笑眯眯的,语无伦次的说起来:“当然,Captain一直跟着,啊不是,一直带着我们四处跑的,他现在大概在船长室……是Mr.Gibbs叫我们下来检查的。”

Elizabeth点点头,随着他往船舱走,船舱里的吊床上都是坐着的刚睡着被吵醒的船员,Elizabeth看到不少熟悉的面孔。

她心里紧张起来。

Gibbs在甲板上迎接了她。

“Ms.Turner!好久不见了,大概五六年前你上岸以后,我们就再也没见过面了。”Gibbs仍像Elizabeth记忆中的那样,穿着发黄的白衫和陈旧的深灰蓝色外褂,留着络腮胡。

Elizabeth冲他笑了笑:“Mr.Gibbs,你还是老样子。”

“Ms.Turner也一样。可是……请问您怎么会在这艘船上?”Mr.Gibbs搓搓手,尴尬的笑笑,看上去并不确定Elizabeth是敌是友。

“不要叫我Ms.Turner了,我和Will没有结婚,还像以前一样叫我吧,”Elizabeth垂下眼睛,“这事说来话长了……Jack在哪里?”

“Captain在船长室,说要研究一下那里,叫我不要去打扰他,”Gibbs指指船长室的方向,“既然您在这艘船上……想必也知道,这艘船不是我们的……”

“我知道,我去找他。”Elizabeth挤出一丝笑容。

她把狗留在了甲板上,叫它不要跟过来,然后又叫Gibbs喂它点吃的,之后她便自己往船长室走去。

这时候已经是夜晚了,满天星斗下的海面看不到尽头,漆黑而深不见底,海面上倒映着星星和船灯的微光,那些光亮随着海面起伏而不时波动着。

Elizabeth在栏杆边望了一眼那些因轻微波动而破碎的光影,鼓起勇气走近了船长室。

Jack并没有把门闩上,Elizabeth就那么轻轻一推门就开了。

里面那人应声回头。

“Elizabeth,好久不见了。”

TBC.